虞澄羽

特傳×因與聿

楔子

 

褚冥漾正在臺中警局裡,而一旁是他的搭檔—西瑞·羅耶伊亞,腳下穿著夾腳拖和充滿臺客味的花花襯衫,以及—頭燦爛的金髮,在旁人眼裡看來就像是個生人勿近,絕非善類的不良少年。
褚冥漾現在待的地方是訊問室,正在等警員來問訊……
他開始懷疑是不是又被妖師之力帶衰了,自己只不過打算回家,順手接了一個原世界的任務而已,誰料想得到又牽涉什麼到他殺的鬼案子….尤其現在被認為是嫌犯抓來,…
事實上他也可以請公會幫忙,就能免除種種麻煩…不過想到之後會被惡鬼巡司算帳,他想想也就算了……畢竟人要懂得珍惜生命。

 

01

訊問室的門一打開,進來一名員警,看似約二十的年輕人......
但是褚冥漾在守世界生活久了,覺得他大概和某位黑袍老師同樣是一張不老的死娃娃臉吧!
「褚同學,你可以解釋你為什麼在命案現場?」虞夏一接觸就覺得是件很奇怪的案件,在現場方面,地板上驗出的腳印,除了死者之外,其餘都是褚冥漾和一旁不良少年的腳印但是只有在死者附近而已,另外還有無法解釋的黑色痕跡。
然而其它地方像是門口和一些出入口附近都沒有這兩人的痕跡,就像是他們是憑空出現在那裡。其中又有似野獸的爪痕,無法解釋那是從何而來不像是凶器。實在很可疑。
「呃……」褚冥漾不曉得要如何解釋比較好。難道要直接說任務地點就剛好在命案現場,結果一到地點時五色雞不知道發什麼神經,看到黑影,就立刻往牆壁擊了—爪,結果不旦沒打到反而還讓黑影給溜走....
接著就……被一群警察包圍了...到底該解釋啊~~~~不管怎麼說都會很可疑。
「哈!本大爺是斬兇除惡、維護世界和平,人稱江湖上一把刀。凡走過必留下痕跡。」接著西端一腳踩著椅子,並且做出勿忘我的姿勢。
虞夏現在覺得眼前的不良少年像是嗑藥的樣子,行為舉直很難預測。
看著一旁的大學生扶著額頭,像是快受不了他的同伙的樣子。
「西瑞,我們要不要告訴他啊?」褚冥漾看到眼前虞警官左額上已經冒青筋了......有點恐怖誒!
虞夏看著二個人在小聲討論覺得這兩個人一定知道什麼事,而且一定有問題。
「你們到底為什麼會在那裡?」虞夏繼續原先的問題。已經有點煩躁了,尤其現在案件還是一團謎。

褚冥漾有點打算先死馬當作活馬醫了,反正之後被那個惡鬼巡司知道也會死。

突然周遭的空氣變冷了。
褚冥漾抬頭看到有個女人,臉色蒼白,肚子流著黑血,然後流不停...周圍充滿了死亡的黑氣。有變成鬼族的預兆。
一旁的搭檔已經有出手的打算了,而且不好阻止。
虞夏看到褚冥漾的目光停在天花板上,另外臉色稍微有了變化......而另一個不良少年表情看起來很高興,而且想躍躍欲試的樣子。虞夏認為褚冥漾現在的表情和家裡的那個臭小子看到阿飄的表情一模一樣。
只是褚冥漾的表情看起來更像是在苦惱的樣子?
褚冥漾看到女鬼嘴咧成了一條大縫,像是在叫囂的樣子...不妙。不處理的話問題會很大條。但虞夏在這裡……….乾脆先把虞警官打昏,再來解決女鬼好了。
正要打算開始實行計畫時,訓問室的門突然打開了……….

「我,我待會再來,你們繼續。」玖深一進來看到虞夏的眼神非常兇狠,另一個在發呆,穿著奇特的不良少年倒是挻開心的。

.到底是………..?

 


02

「大檢察官,怎麼有空來呀?」嚴司剛把今天送來的女屍驗到一個段落了,然後出來休息一下就看到辦公室被某個檢察官用來辦公。
「上面有人來稽查。」黎子泓覺得在這裡雖然要聽這位法醫的胡言亂語,但至少還能夠工作,只是會想揍嚴司。
嚴司有點感到很慶幸自己只要和屍體交流就好。
突然想到……………
「今天老大辦的那件的屍體很奇怪。」嚴司仔細看過身上有多處傷痕,不過脖子上頸痕整個發黑有內出血,不像是人為造成的。其中致命傷不明。
「有問題?」黎子泓覺得大部分嚴司認為有問題的,事情鐵定不單純。
「就....是傷痕部分很像是阿飄弄的,要不要找某位大師來鑑定一下。」嚴司真覺得這是不錯的主意,而且破案率百分之百。
看著嚴司在內心盤算計畫時,黎子泓覺得如果真的請人來的話,這位法醫鐵定之後會被雙胞胎兄弟算帳,而且下場會很慘。
「別鬧了,虞夏在現場抓了兩名嫌犯,應該可以找到一些線索。」來這裡路上黎子泓和虞夏有通話過,說是抓到二位大學生只是什麼也問不出來,而且那個人的神情很鎮定,有點怪異。
「哦!老大大概會很忙,我看我直接把檢驗單送去好了。」順便去看一下好戲,嚴司在內心補充這句,而且這次案件從頭都是謎,說不定可以接觸到所謂的第三世界也說不定......
「我跟你去。」黎子泓也打算了解案件的進度,抓來的兩名是大學生,只是比較奇怪的是這兩人沒有前科,其中一名的病例從小到大的傷都有,其中的原因有的很特殊,尤其只到中學時期。高中之後的病例倒是沒有任何紀錄。
而另一名的身分也很特殊,如果非必要的話最好不要介入比較好,家族方面很特殊。
「大檢察官,順便吃個飯吧!看你的樣子肯定忙到現在都沒吃。」嚴司覺得自己的好友總有一天一定會過勞死。

 

03


「小黎,工作雖然重要但也要吃飯阿!」楊德承有時真旳很擔心友人會餓死,尤其聽到黎子泓從現在還沒吃,已經下午三點了。
楊德承記得有一次去他家,一個人坐在電視機前打電玩,尤其他還面無表情的玩,唯一改變的是臉形消瘦。一問才知道這傢伙為了破關,三天沒有吃飯。
「是阿,平常工作忙到沒吃飯,還要我去提醒你。這樣會長不高阿!」嚴司也暸解黎子泓是個做事認真的人,他的少數消遣不是打電玩不然就是爬山。
「我有在注意,阿司你繼續說這次案件的屍體。」黎子泓覺得沒有那麼嚴重,只是想把事情快點處理好,給那些人和家屬有個交待。
「你一定要這麼敬業嗎?現在在吃飯誒!」嚴司抱怨道。
「小黎,現在先吃飯,待會再講公事。」楊德承不太希望吃飯的時候在講什麼屍體來影響食欲,雖然當事人不介意。
餐廳的門打開,進來一名大學生旁邊還帶個高中生。
「嚴大哥和黎大哥你們來吃飯阿!」虞因才想到外面那臺車好像就是嚴司的。
「被圍毆的同學,最近有沒有接收到異世界的召喚呀~」然後得到阿飄給的線索把案件破案,嚴司覺得在這裡可以得到許多樂趣。
「完全沒有!而且二爸也警告過了不準再接觸案件,否則我就死定了。」虞因並不想去接觸,只是那些阿飄也不給人權就讓人遇到阿!
虞因也知道自己已經接觸太多了,而且有太多案件讓自己在醫院度過的機率提升許多,而一旁的少荻聿就是來監視的,說好聽是關心.....
「阿因,等我一下。」楊德承立刻動身把餐點處理給虞因。
「小東仔現在還是瘦到皮包骨阿!而且也不親切呀~想當初我和前室友可是很照顧的,到頭來還是皮包骨。唉~」事實並沒有那麼誇張,他還是有長出一點肉的,嚴司是覺得言東風一樣太瘦了。
「嚴大哥,東風有比較有長肉了...」虞因突然把話停下,看到嚴司身旁有個女鬼周圍還瀰漫著黑氣,感覺非常陰森。
一旁少荻聿發覺到虞因有異樣,但不打算有任何行動。
女鬼不友善的咧嘴嘶吼的叫囂,一旁嚴司毫無干擾的樣子,繼續吃飯。「嚴大哥,這次案件的死者是女的嗎?」虞因雖然不想去接觸,可是遇到了只能想辦法不讓事情更糟。
「唉呀!被圍毆的同學你接收到召喚啦!」嚴司有注意到虞因剛才瞼色有變,果然只要大師碰到絕對有趣阿!
「去你的召喚,我很認真問你誒!」虞因覺得他乾脆不管嚴司讓女鬼接交替算了。
一旁少荻聿拉住虞因的衣服,希望他不要再捲入任何案件了,畢竟每次都會受傷,雖然虞夏時常訓練虞因防身術,但能避免就避免。
虞因知道少荻聿在擔心什麼,但是他不想在另外的世界看到他認識的人。
「阿因,虞佟他們都不希望你再介入任何案件。」儘管他可以幫忙找到很多線索,黎子泓也不希望讓一名學生遭遇到危險之中。
「我知道,我不會管得。嚴大哥丶黎大哥你們要小心。」周遭的人都會擔心,虞因只好答應。


评论

热度(3)